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三):复牌屠城

2018-05-12

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三):复牌屠城

2018-05-11 19:00来源:市值风云

原标题:非虚构小说|卖壳恩仇录(十三):复牌屠城

市值风云APP原创作品 欢迎转发,转载需授权

作者 | 常山

流程编辑 | 小鸥

前情回顾:因西门信托内部人举报,调查组很快查到李青涉及的多个信托计划资金走向存在异常,而李青在第一时间意识到危险后,立即销毁相关账册资料。

另外一边,在楼宏德的“指导”下,以凌朝东等为代表的中小股东接连向老徐发难,老徐的“并购-卖壳”路上似乎又遇到新的挑战。

一、A计划与B计划

1

卧榻之侧

上集说到老徐收到刊发有寻找金莲股份中小股东信息的报纸而异常紧张。

凌朝东等人登报寻找金莲股份其他中小股东,希望找到更多股东组成“统一战线”,进而向金莲股份董事会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重新审议此前老徐与黄钰龙商定的重组方案。

凌朝东的想法一旦成行,就意味着临时股东大会很可能就不再受老徐的掌控,甚很可能会出现中小股东逼宫,那么,老徐筹划已久的转让控股权的计划很可能就落空。

老徐对自己的处境,已经非常清楚。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登报寻找中小股东并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就意味着已经出现包括凌朝东等人在内的股东不相信由老徐所掌控的董事会,这是公开挑战老徐在金莲股份的权威。这可不得了!

长期以来,上市公司实控人说一不二、老子就是王法的情形,早就堂而皇之,习以为常。卧榻之侧,岂容中小股东脱裤撒尿,指手画脚?

老徐做贼心虚,从骨子里就不希望有人关注金莲股份——上市公司问题太多,这突然在各大财经媒体上曝光,万一再引来监管层对金莲股份的关注,影响后期的资本运作就大事不好了。

还有另外一个考量,上市公司一旦被曝出太多问题,会影响卖壳的进程,比如接盘方借此杀价或直接甩手不要,这不就砸手里了吗?

所以,在这关键时期,稍微一有风吹草动,老徐就异常紧张。

而与此同时,拿到两家标的公司评估报告的黄钰龙,多次催促老徐尽快把完成收购,进而好实施下一步计划。

2

图财还是害命?

前一集说到与老徐一同收到装有报纸的快递除了金莲股份的董事外,还有王婆证券的老刘,于是他主动打电话来询问老徐相关情况,两人约定在老徐家里见面详谈。

因为已经将金莲股份的投资顾问的活转给了章晓,老刘也就把章晓一起叫上。

老刘、章晓两人很快到了老徐家里。老徐一直就远远地站在门口迎接他们。

不难看出,老徐这次是真的阵脚大乱了。

章晓、老刘刚坐下,老徐把报纸和此前凌朝东等人所发的函件递给章晓。

老刘安慰到,“老徐,别急。来的路上,我已经跟章晓大致说了,我们觉得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章晓一边翻看资料,一边搭话:“徐总,这事可大可小,关键看如何处理。”

老徐不太明白章晓的话,忙问:“章总,你有办法了?”

“给你寄信的人,见过吗?”章晓问。

“没有!”

“他们搞这么多事情肯定是有目的”,章晓停了停:“要么图财,要么报复!”

老徐并没有觉得章晓这番话多么高屋建瓴,心里有点失落,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句,“对”。

“在股东名册上查到这些名字吗?”章晓抬头看了看老徐。

“有!”

“那,他们肯定就是图财了!”章晓补充到,“先是给你们发函,没收到回复,就登报,是在逼你主动联系他们,看样子他们是有计划、有预谋的。”

老徐连连点头称“是!”

除此以外,老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既然在股东名册上,从自身利益考量,他们是不希望金莲股份的重组失败,对吧?”章晓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口茶。

“没错!”老徐高声附和。

“不希望重组失败,但又接连出招相逼,那么,对方只能是图财。普通散户连财务报告都不会看,对上市公司的并购方案就更不了解,自然也就无处谈起标的估值高低,而对方所发的函件却一针见血指出标的估值的问题;另外,想出登报找更多中小股东,这招比较高,普通散户谁会费这大劲干这事啊。”

章晓说完,不禁在心中对自己完美的分析,悄悄点了一个赞。

3

A计划

老刘坐在一旁安静喝茶,没说话。

此时,他更多的是看戏的心态。这次,他主动约章晓来老徐家商量对策,主要是想搞清楚是谁在寄快递给老徐的同时,也给他寄了,寄出快递的人对自己是否构成威胁。

而他的判断是寄快递的人肯定认识他和老徐,但,对方并不知道他已经从金莲股份上抽身,至少明面上已经切割清楚。

老刘认为,寄快递给他的人,单纯地是图财的话,逻辑说不通:毕竟如果真是图财,把快递寄给老徐就可以了,没必要再寄给他。

看到章晓说的吐沫横飞面红脖粗,像根亢奋的老二,老刘并不打算把他的分析说出来。

“刘总,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老徐扭头看着老刘说道,特意强调了“我们”。

老刘顿了顿,笑着说,“章晓分析对!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当然好了。照这样分析,老徐你得花点钱破财免灾。”

老刘的话语中,语气的重点是“老徐你”。似乎也在告诉老徐,这是老徐你自己的事,已经不存在“我们”的关系了。

“如果花点钱能搞定就是最好了。”章晓说道。

“这是A计划”。

4

B计划

“还有B计划?”老徐问道。

“如果对方一定要搞事情,也没必要怕。”章晓喝了口茶:“如果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话,老徐你至少有20%的投票权,再加上其他人委托的投票权,至少有30%吧。你觉得他们的投票权能超过你?”

这一句话把老徐给点醒了,“对啊!股权比例应该是我最多,他们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把剩余流通股股东给找齐吧!这样说的话,完全没必要担心啊!”

老徐很舒心的笑了,这是老刘他们进门之后,老徐所有皮笑肉不笑、一脸苦笑、强颜欢笑里,唯一的一次真正的笑。

“那,是不是说就不用花钱免灾了?”无论何时何地,老徐的第一考虑,都是钱。

他还想到如果开临时股东大会,就让李青等人把投票权全部委托给他,如此算下来,股权比例至少超过30%。

“如果他们继续纠缠,就找几个人去关照下。”章晓说道。

老徐自然知道,章晓所说的“关照”是什么意思,事关十几亿的生意,必要时候出点钱把刺头摆平,老徐本身也有这个想法。

5

针锋相对

在老徐找章晓等人紧张商量对策之际,另外一边,凌朝东、何旭阳、喻杰三人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令他们颇为意外的是,在登报寻找中小股东后没多久,就有43位股东主动联系他们,人数超出他们预期。

他们在与老徐的斗智斗勇中似乎找到了某种乐趣,三人信心满满准备要跟老徐打一次扩大战役。

老徐让工作人员主动约凌朝东三人到金莲股份面谈。

去金莲股份谈判前,三人又跟楼宏德见了一面,楼宏德把此前如何被老徐和老刘下套的故事,选择性地添油加醋地跟三人说了一番,让三人在谈判时有意无意地流露出完全知悉老徐等人的内幕交易,以此增加谈判筹码。

楼宏德还叮嘱一定不能提前泄露找到的股东人数,这是整个谈判的底牌。

三人听完楼宏德在金莲股份上的血泪史,感慨他们能够不被洗盘出局真是上天眷顾。

为了保险起见,谈判当天,凌朝东三人还特意带了位律师前往。

在金莲股份小会议室会谈,老徐、章晓、老刘一起出席。

开场气氛颇为凝重,凌朝东直接表达两大诉求:一、重新评估两家标的公司估值;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投票罢免老徐的董事长职务。

老徐听罢,直接站起身来,毫不客气地说:“罢免我的职务?老子创立这家公司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混生活。”

“上市公司业绩连续下滑,董事长应该有责任吧?”凌朝东也站起回击老徐。

老徐被气得手都在抖,狠狠地拍了下桌子。

“就是!公司经营不行,每天就想着靠炒股价赚钱!”同来的何旭阳补刀。

一下子被戳中要害,老徐直接摔门而出,“你们谈吧!”

刚跨出门,老徐又折返会议室,患了帕金森一样点着凌朝东几人,“这家公司是老子的,就是烂到没人要,也轮不到你们几个指责我!什么东西!”

说完,老徐再次摔门而出!

作为把公司带到上市的老徐,和众多上市公司创始人的想法是一样的,把上市公司当成了他老徐家的资产,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完全无视中小股东的权利,更别想着罢免他!

一旦有中小股东提出些与上市公司实控人利益不符的要求,老徐必然非常恼火。

6

不欢而散

章晓、老刘很少见老徐如此“刚正不阿”,双方的谈判一开始就火花乱迸,剑拔弩张,不知该如何接话往下谈了。

“作为董事长,却把上市公司作为自己渔利的工具,完全无视中小股东的权益诉求!太霸道了!”凌朝东气愤地站起来,叉着腰继续说道,“我们代表中小股东要求重新评估标的公司价值,而且必须由临时股东大会指定2家以上评估公司进行评估,这个要求完全合理。”

知道对方是挑事的,又加上被老徐激怒了,章晓干脆也直切主题,不再瞻前顾后,“你们凭什么提这些要求?是5%大股东吗?在谈判之前最好先搞清楚自己手里的筹码。”

章晓的话正中凌朝东三人的软肋,三人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接话。

“上市公司董事会的决议不是谁打嘴炮说废止就废止的!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需要达到持股比例多少,你们知道吗?”章晓见对方没有接上话,知道第一招打击见效,戳到对方软肋了,就乘胜继续追杀。

“标的公司的估值,不可能值那么多!你们这是在损害中小股东权益”,凌朝东故意把话题往标的公司上引。

章晓很轻蔑地笑了笑,“标的公司值多少钱,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这得看未来所创造的价值。你们也是金莲股份的股东,我的建议是把你们真实的诉求说出来,然后寻求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

“我们的诉求已经说了!”凌朝东大声说道,试图通过提高音量来增加气势。

“你们一直都说要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那好!说说你们现在的持股比例吧!”老刘开始试探对方的底牌。

“看来,你们也没什么诚意继续谈了”,见对方一直在追着持股比例这个问题,凌朝东转攻为守,卖了一个关子:“等着我们的一致行动人告知函吧”。

说完,示意何旭阳几人离场。

临出门时,老刘轻飘飘、却又字字清晰掷地有声地说了句,“你们应该认识楼宏德吧?奉劝各位一句,小心被人当枪使。”

已经走到门口的凌朝东等人心中顿时一惊,虽从楼宏德口中得知与老徐等人有过节,但是对方如此提醒,似乎又有更深的含义。

第一次谈判就在双方互不相让的氛围下,不欢而散了。

7

半夜深谈

白天的谈判,不欢而散,凌朝东等人非常失望但又不甘心。

老刘出乎意外地主动约了凌朝东。

凌朝东也想知道老刘有什么打算,爽快答应。

两人见面后,老刘第一句就问:“你们是被楼宏德怂恿的吧?”

凌朝东此前从楼宏德那已经知道,老刘与楼宏德的过节,听对方提到“楼宏德”三个字虽然说不上吃惊,但还是有些疑惑。

便问道:“你怎么知道?”

“哈哈......”老刘笑了笑,“他一定跟你说了被埋的事情,但是,我估计他肯定没有说他在背地里搞的小动作。”

凌朝东听得有点迷惑,“愿闻其详。”

于是,老刘就把楼宏德如何暗地里抢筹,想借机在高位把筹码倒出来渔利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这家伙不地道啊!”凌朝东听完,说道。

“在这个市场混饭吃,只要不做得太过分,我们也不会把他往死里整。”老刘说道。

“嗯。”凌朝东点了点头。

“兄弟啊,听我一句劝,上市公司现在是十几亿的生意,如果你们还要给楼宏德当枪手,继续纠缠,难保不会发生些其他事情来。”老刘前倾向凌朝东,低声说道。

这一句看似波澜不惊的话,把凌朝东给惊出一身冷汗,心里想着:这特么被楼宏德当枪使,搞不好会还有生命危险,连忙说道:“谢谢刘总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二、收购落地

与凌朝东几人谈完后,章晓得出结论,对方持股比例应该不高,无需过于紧张。

他建议老徐应该立即推进收购两家标的公司。

基于利益考量,老刘也赞成章晓的意见。

收购及股权转让方案都是章晓所设计的,在完成股权收购后,有相当一部分资金要转到与章晓相关的资产管理公司进行管理,每年光是躺着就能收几百万的管理费,而且这是完全合法的钱!

老刘一直等着给金莲股份做融资,从中赚取的居间费用,几亿元的融资,光居间费都上千万。

当利益诉求达成一致时,事情推进的速度往往会超预期地快。

此前已经发了董事会决议,随后又发布了黄钰龙“定制”的评估报告,所以,不需要在另外发布收购方案。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比基尼网络公司和问天科技公司两个标的企业都过户到了金莲股份旗下,成为全资子公司。

老徐一颗悬的心算是落地了一半,接下来就是按计划转让控股权。

三、复牌“屠城”

金莲股份夹带着上市公司资产遭贱卖、公司内斗以及转型互联网等利空利好和说不清是利好还是利空的一堆消息复牌了。

复牌当日,金莲股份股价不负众望地一字涨停开盘,9:25分显示在买一涨停位置的买单高达60万手。

此时二级市场上的主角是叶枫、肖苗、廖强等人。虽然金莲股份停牌期间市场下跌了近8%,但以几人的实力稳住2个以上涨停是没有问题。

1

突遭砸盘

就在9:45,金莲股份盘面突然毫无征兆地涌出十多笔万手级别大卖单,成交量急速放大,受此影响,紧跟着又有千手级别的大卖单不断涌出。

没等叶枫等人反应过来,一线交易员第一反应则是做空,纷纷抛出手中筹码!

不得不说,在那一刻包括叶枫等老江湖在内的所有人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恐慌。散户就更加不用说了,看到天量卖单抛出时,第一反应自然是跟风卖出。

原来做多的主力反手做空,涨停位置的封单几乎就是在瞬间被打掉或撤掉,股价直线下跌,短短30秒,从涨停10.01%位置跌到3%附近,股价出现短暂回抽后,再度急速下挫至-0.5%附近。

而此时的换手率已将近20%。

叶枫在瞬间的恐慌后,很快恢复了镇定,已经在+3%附近要求交易员停止卖出,等搞清楚原因后再行动。

叶枫与肖苗电话简单沟通几句后,又给老徐打了电话,确认上市公司没出任何问题后,得出结论,有人砸盘出逃。

随后,几人让交易员立即盘点仓位情况,不到10分钟时间,各方信息汇集到叶枫、肖苗等人手上:截止到9:52,除掉他们紧急情况自己卖出的筹码,从9:30-9:52,短短22分钟里,成交了4.7亿元。

也就是说,有人在短短的22分钟从市场刮走了2亿元多的现金。

突然发生的情况打乱了叶枫等人原先的计划,他们必须快速对新形势做出研判,并制定应对策略。

显然,金莲股份短期继续做多的气氛和共识已经被击破,继续拉升股票无疑会带来更大的抛压,把钱白白送到对手手里。于是叶枫与肖苗商定,把股价托在+3%附近,逐步分批减持,也借此再次洗牌,增加换手。

金莲股份的股价随后就在窄幅震荡中不断走低,很多中小投资者不愿在此离场——没能在涨停位置卖出,当股价大幅下跌后就更不愿意卖出了,而此时却是主力机构逐步减仓卖出的时机。

另外一边,自从上次去金莲股份与老徐谈完以后,凌朝东等人对金莲股份的印象非常不好,本打算等金莲股份冲第二或第三个涨停后就卖出。可是没想到复牌第一天股价就被从涨停板位置一路下跌,心中顿然没底了,本来指望赚的钱全都成了臆想。

为了保护账面已有的浮盈,凌朝东选择了减半仓。而何旭阳、喻杰两人心有不甘,有了此前的教训,决定继续死守。

2

强势反包

收盘后,龙虎榜显示,卖出的前五大营业部共计卖出了3.7亿元,而卖出的前三大营业部卖出了近2亿元,都是此前很少出现在龙虎榜上的营业部。

结合股东名册判断,叶枫等人心中已经基本有了答案。

结合当天换手率、股东名册以及龙虎榜等叶枫判断,当天砸盘必是“知情人”所为,因介入程度很深一时无法抽身,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在金莲股份身上周旋。

当晚,叶枫与肖苗等人谈了很久,突然的砸盘打乱了原先的计划,让他们陷入了被动。他们意识到金莲股份的筹码已经开始松动,既然开始松动就不能按照此前的计划来玩,而要保证资金能全身而退,就得采取其他的策略——市场博弈,通常所说的投机。

金莲股份次日小幅低开后顺势快速下跌,一度跌到-8.7%附近,随后出现小幅反弹,但成交量持续萎缩,股价全天基本都位于均线下方震荡。

本就不看好所收购的两个标的,又加上楼宏德此前讲的金莲股份内幕交易的事情,几乎是所有的利空消息,再面对连续两天的大幅杀跌,何旭阳、喻杰等人心里夹杂着恐慌、纠结、彷徨和几分懊悔,在下午上证指数出现一轮下杀时,他们几人终于守不住了,纷纷清仓出局,然后像他们之前发过无数次但是从来也没兑现过的誓言一样,在心底里发誓这辈子都不再买金莲股份。

在收盘前,三笔万手大单突然冲出来,把金莲股份股价拉了将近2%。

金莲股份的日K线成功收出一根带稍长下影线的锤子K线。

万手大单似乎暗示庄家已经在明牌。庄家往往总是让你看到你所希望看到的。

第三个交易日市场回暖,上涨指数出现反弹。金莲股份的股价小幅高开后,快速上冲是5%附近,窄幅震荡半个小时左右,随即出现几笔大单把股价直接拉到涨停位置,并随即出现20万手的封单。

技术形态上,形成K线反包。

补充个市场博弈阶段的投资者情绪分析:

复牌后股价从涨停位置打开,当日收盘不能封回涨停,次日不管如何走势,都会出现由恐慌引发的大量卖单。

而次日庄家选择再度低开并大幅杀跌,则会加速恐慌资金的出逃——大部分个人投资者会因连续两天大跌而导致持仓心理防线被击溃,最终选择卖出股票。

同时,主力要完成派发又必须把股价拉升起来,吸引新的跟风资金进场。所以,在把恐慌筹码清理出去后,完成一次换手,再来反手做多,这往往就能吸引短期的投机资金跟风。

因此也就出现了第三天的涨停反包——这是反包形态中是最强的方式,向市场传递出“股票已经进入市场博弈阶段”。

博弈阶段,往往属于无视基本面的击鼓传花的纯投机。

庄家想要全身而退,首先想到的就是“诱多”,通过营造一些“利好”现象或多头形态掩护自身的撤退。金莲股份第三个交易日的涨停稳稳封住,全天并没有打开,反包确立,短期内会吸引更多投机资金跟进推升股价。

而这个反包似乎又给整日游走在市场中的投资者看到了希望。

这正是叶枫等人所希望的。

3

半路杀出黑李青

资本市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当意识到危险临近或自身利益受到威胁时,第一反应就是带上手边的(可控的)东西出逃。

金莲股份复牌当日的天量卖单正是出自李青之手。李青甩出筹码似乎也正符合危险临近“甩掉筹码带上钱”的逻辑。

李青在大举抛出筹码之时就意味着摆了叶枫等人一道,两拨人马不可能再有合作。虽然手中叶枫等人手上还有李青充当“保证金”的筹码,但那些已不是李青所能掌控得了的。

另外一边,叶枫等人在当日查看完龙虎榜后,基本也判断出了当日的巨量卖单很可能出自李青之手。

不过,既然叶枫等人已经接盘了,意味着他们必须还得硬着头皮做下去。

4

情景回放:老刘的暗棋

前一集讲调查组已经获知李青经手的多个信托计划属于空壳项目,李青知道调查组正在查他后,及时销毁了账册资料并加快了转移资金步伐。

当日在西门信托公司被调查组正面接触后,李青意识到事情很可能败露,于是加快了腾挪资金的步伐,当日抛出手中持有的金莲股份正是基于自身利益安全的考虑。

那日,他从西门信托出来径直去找了王婆证券的老刘商量对策。

做事一向小心的老刘给李青的建议也是想办法尽快脱身。

回顾当日与老刘密谈场景。

“刘总,我被调查组盯上了。”李青的声调已经遮掩不住焦虑和急迫了。

老刘则在心里骂了句,“操,你也体会到了?当初还说我过于小心!”但是嘴上故意问,“消息从哪里来?”

“调查组已经查到我们公司了,我主导的有几个信托项目被他们查到了,今天上午还到我办公室要我配合调查。”李青用手敷着脸,反复上下搓,都快搓秃噜皮了,似乎想借此放松下来。

“跟老爷子说了?他怎么说?”老刘口中的“老爷子”自然是指李青的岳父。

“说了,让我尽快把资金往外转移。”

“他们目前查到哪一步?”老刘神经一下子也紧张起来。

“是我们公司内部人去举报的,那家伙想上位。账册资料被我都烧了,一时半会应该查不到实质的证据。”李青抬头看了看老刘。

“老爷子不管了?”

“管不了,他已经退二线了,现在用车都得打电话请示,他的手伸不到了”,李青颇为无奈,摇头说到。

“那,看来你真得加快脱身!”老刘拍了拍李青肩膀,“金莲股份马上就复牌了,你好自为之吧。”

李青听明白了老刘的意思。

于是就出现了在金莲股份复牌当日,突然涌出的砸盘筹码,那是李青在清仓手里的所有股票。

四、调查组新的突破

调查组在西门信托的调查,只能证明李青涉嫌通过空壳信托项目套用资金,但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参与操纵金莲股份。调查组负责人钟成明白即便马上提审李青也不太可能获取有价值的信息。

于是在继续跟进西门信托相关信托产品资金走向的同时,又对调查方向做了些调整,重新回到金莲股份的直接证据上。

调查组通过分析金莲股份窗口期相关交易账户情况,最后发现有几个账户在窗口期频繁交易金莲股份,而且持仓情况高度相近,基本都只持有金莲股份一只股票。

更令调查组惊喜的是,这些账号所对应的登录IP地址也高度相近。

经过调取相关信息,IP地址所对应的正是伍云浩。通过进一步背景调查,调查组发现伍云浩正是金莲股份实控人老徐的妻弟(小舅子)。而与此同时,在窗口期老徐与伍云浩频繁的往来通话也从侧面佐证了两人涉嫌内幕交易。

这可是铁证!于是调查组准备马上传讯伍云浩。

正当调查组高兴之余,却发现此时伍云浩已不在国内,早在1个多月前就已经去了澳大利亚。从外围调查获知,伍云浩办理的是澳大利亚探亲签证,最长期限是3个月,假如伍云浩真是去探亲的话,再有1个来月就会回国。

关键人物的意外出国是提前潜逃还是真的探亲?伍云浩会否如期返回国内?

调查组能否借以突破,查实金莲股份内幕交易?

一切,都将在下一集揭晓!

END

以上内容为市值风云APP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