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巴菲特和马斯克要用“糖果”一较高下

2018-05-10

对决 | 巴菲特和马斯克要用“糖果”一较高下

2018-05-07 11:05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巴菲特

原标题:对决 | 巴菲特和马斯克要用“糖果”一较高下

北京时间5月5日夜间,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该公司董事长兼CEO沃伦·巴菲特与电动汽车明星公司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隔空“杠”上了。

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

当台下一位投资者问及巴菲特,如何看待5月2日马斯克在特斯拉一季度电话会上提过的“护城河理论是蹩脚的,技术在改变一切”的言论时,87岁的巴菲特回应称,他承认最近几年,某些行业的“护城河”正在被创新科技加速摧毁,但他也相信企业会继续想方设法保持自己的竞争优势,而且他也不认为科技已经摧毁了每一个行业的“护城河”。

巴菲特举例称,科技并没有把伯克希尔旗下保险商Geico的竞争对手成本真正降下来太多,导致Geico巩固了自己的护城河;再比如,伯克希尔旗下的喜诗糖果(See’s Candies)也有护城河。原话如下——“马斯克可能会带来某些行业的颠覆,但我不想他在糖果方面和我们展开竞争,我觉得他不是我们这方面的对手,其它产业也许不会那么顺心,但在糖果业,我们是老大。”

而针对巴菲特的回应,在伯克希尔股东大会结束后,马斯克立即在推特上回应了巴菲特的言论,并称自己也要成立一家糖果公司。

这场抬杠跟双方各自的处事风格有关。马斯克创建特斯拉一向以烧钱为名,且持续亏损。但每次特斯拉从市场筹资,资本市场都给予了他热烈且积极的回应。相比之下,巴菲特信奉,好的企业应有强劲的品牌或商业模式,为竞争者设置更高的入场壁垒,即价值投资以“护城河”理论(moat)为基准。并且,巴菲特常在公开场所声称热门的科技股并非自己“能力圈”之类的投资。但,如果你真的把巴菲特看做不谙世事的“老古董”,你就错了。根据腾讯科技报道,在过去几年的股东大会上,投资人曾就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社交媒体等问题多次向巴菲特提问,巴菲特的回答显示,这位不爱用智能手机、不爱发电子邮件的老人对新事物保持着试试的关注和敏感。在他的身边,除了“老朋友”盖茨之外,巴菲特和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以及投资区块链等新科技的摩根大通CEO戴蒙也是好朋友。

事实上,多年前,巴菲特便已在太阳能领域与马斯克过过大招以下是2016年《商业周刊/中文版》的一篇封面报道,详细讲述新旧交锋之下的能源权力之争。

距离拉斯维加斯长街约11公里的地方有一栋现代风格的三层楼房,内华达州公用事业委员会(Public Utilities Commission)办公室就设在二楼。在办公室外面,一群妇女正异口同声地用野兽男孩(Beastie Boys)一首经典歌曲的调子高唱:“我们要抗争......为我们的权利......选择太阳能。”

这一天是1月13日,沙漠里一个干冷的早晨,天高云淡。附近的高速公路上汽车呼啸而过。马路对面,建筑工人们正在一个分割的地块前平整地面。当地电视台的新闻记者紧靠着这些妇女,与此同时,还有几百位其他抗议者挥舞着标语,上面写着,“不要独占太阳”以及“拯救我们的太阳能工作”。还有一张海报将矛头直指当地的电力公司:“NV Energy,不要挡住阳 光!”

许多抗议者都是SolarCity的员工或者顾客。10年前,特斯拉汽车公司(Tesla Motors)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他的两个表兄弟林登·赖夫(Lyndon Rive)及彼得·赖夫(Peter Rive)创办了SolarCity,这家公司已经把可再生能源带给了10多个州的广大民众,年收入约3.5亿美元。这家公司设计、安装并出租屋顶太阳能系统,价格不仅可以让房屋所有者节约每月的电费支出,而且还顺带应对了气候变化的影响。SolarCity提供20年的使用承诺,可以在零首付的情况下为客户安装太阳能板。该公司先是从加利福尼亚州开始,然后扩大到亚利桑那州和俄勒冈州,2014年SolarCity又开始在内华达州出售太阳能系统,并很快成为该州领先的屋顶太阳能板安装公司。

SolarCity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政府提供的补贴以及一项名为“净电量结算”(net-metering)的安排,即允许房主将没有用完的太阳能发电量卖回给电力公司。这有助于房主抵销在阳光不够强烈、无法使用太阳能时消耗电力的花费。和美国其他40多个州一样,内华达州要求该州的电力公司按照监管机构设定的价格回购多余的电力——通常和电力公司收取的电价一样(因此,它们的净利润取决于结算出来的净电量)。在内华达州,这种方法行之有效。事实上,它运转得实在太好了,以至于该州最大的电力公司NV Energy想尽一切办法来对付它。

首先,NV Energy安排其说客进行游说,将房主和小企业获准的太阳能发电总量限制在传统电力公司高峰发电量的3%。其次,它又在监管机构面前巧妙地就这个案子提出主张,促使后者修改了针对净电量结算顾客的规定。2015年12月,该公司取得了一项重大胜利:内华达州公用事业委员会新颁布的规定不仅使太阳能板的安装成本上升,还令那些已经签约的顾客经济上不再划算,其他几十个州也上演了类似的监管方面的冲突,但其他各州都没有内华达州做得那么过分,去损害已经安装太阳能板的房主的既得利益。

所有这一切激怒了独立的、具有自由市场意识和环保意识的内华达民众。1月13日一整天,人们走进听证室,向主管太阳能事务的委员提出抱怨。(还有两位委员通过视频连线参加了听证会,他们所在的卡森城也在同时举行听证。)官员们面无表情地坐在他们的办公桌后,这个时候,来自SolarCity及另一家太阳能公司Sunrun的员工解释说,他们遭到了排挤,该委员会最近颁布的规定扼杀了他们在该州的业务。在1.8万名已经在屋顶安装了太阳能板的顾客当中,有一部分人表示,官方操纵了这场游戏,让其向着不利于参与者的方向发展。有一位房主威胁称要提起一项索赔额达10亿美元的集体诉讼。还有一位房主将NV Energy比作当年压迫北美殖民地、最终促使美国独立的乔治三世(King George III)。

“你们拿了回扣吗?” 一位女士问道,她要求该委员会拿出记录来证明其在制订规则时考虑到了公众的利益。

“回答她!” 人群中的一位男士大喊。“辞职!”另一个声音叫道。扮演过绿巨人(Hulk)的演员马克·拉法洛(Mark Ruffalo)一度现身,他特意飞来参加此次集会,在SolarCity两位员工的左右陪伴下走进了这个委员会办公室。6名摄像人员紧随其后,他把该委员会劫贫(民众)济富(垄断企业)的行为称为“反罗宾汉”之举,这番话为他赢得了长时间的起立鼓掌。拉法洛补充说:“电力公司拥有整张馅饼,普通国民要的只是很小很小的一片。”意识到电影中的绿巨人出现在她主持的这个环节中时,一位当地电视台的记者激动地挥舞拳头。

所有这些都没有动摇公用事业委员会的委员们,下午4点半左右,他们上演了一出互相盘问的戏码,然后投票一致否决了延迟新规定实施时间的要求。这对NV Energy及其所有者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而言又是一项胜利。掌控着这家投资公司的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SolarCity的首席执行官林登·赖夫称:“这样的结果令人震惊。”不再有任何物质上的激励来促使房主们在屋顶上安装太阳能板了,已经安装了太阳能板的房主可能需要在未来20年当中额外支付1.1万美元。他说:“我们将发起反击,我们将用合法的手段进行抗争,我有信心我们将赢得这场抗 争。”

就在不太久之前,SolarCity和内华达州官员之间的关系还热络得多。林登称:“他们摆出一副对太阳能很亲善的样子,这么说道,‘嘿,我们支持太阳能。我们想让太阳能发挥作用。’” 摆出这种姿态也许并无害处,因为SolarCity所到之处总会带来许多工作岗位,而且对一个大部分面积都是沙漠的州来说,利用太阳的潜力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

嘿,我们支持太阳能

2004年,林登和他的妻子以及马斯克乘坐一辆休闲旅行车前去参加“火人节”活动。林登当时正在寻求一个可能给全人类带来影响的商业点子,马斯克建议他的这位表兄弟关注一下太阳能领域。2015年12月,林登告诉《圣何塞信使报》(San Jose Mercury News):“他并没有说怎么做或者要做什么,只是让我进入这个行业。”当林登参加完这个节日活动返回家中之后,他把这次谈话告诉了他的兄弟。他们在2006年7月4日创立了SolarCity。这家公司的使命是:帮助人们把化石燃料抛在身后。通过PayPal发了一大笔财的马斯克正在构想他的火箭飞船和电动汽车,他向这家公司投了一些资本,成为董事长。马斯克没有回复寻求其置评的电邮。

在随后几年间,SolarCity成长为美国最大的太阳能运营商之一。在它进入的市场,它会聘请数百人负责销售、维护和安装它的系统。但是林登没有进入内华达州。为了让它的服务有效运转,SolarCity需要确保当地有适当的政策就位。几年来,该州通过一种类似摸彩的体系给想要安装太阳能的房主提供回扣。他说,这种随机性将潜在的顾客拒之门外。

数年来,内华达州的立法机构一直在逐渐调整其针对太阳能顾客的激励措施,2013年,该州废除了彩票式的补贴制度,这样一来,每个人都能获得补贴。该州还为太阳能装置的发电容量设定了一个新限制——电力公司高峰用电需求量的3%。一般来说,这样的条款既能够安抚电力公司,又可以让监管机构有机会去研究在电网当中增加更多小型太阳能系统带来的影 响。

2012年晚些时候,SolarCity开始了一项全美范围的研究,以决定在什么地方开设一家客户服务中心,该公司曾经考虑过内华达州。林登称,该州州长布莱恩·桑多瓦尔(Brian Sandoval)的办公室开出了一个优厚的条件。内华达州设立了一个名叫Catalyst Fund的激励基金,鼓励企业来该州落户。内华达州前州务卿罗斯·米勒(Ross Miller)称:“在经济发展贸易领域,这被称为‘爱心钱’(love money)。”米勒曾在负责该基金发放的理事会工作。2013年3月,SolarCity被宣布授予这种资金。如果该公司招聘的人数能达到一定的目标,那么在未来3年每年就能得到最高40万美元奖励。当时,米勒对商业杂志网站Vegas Inc.表示:“我选择了埃隆·马斯克。”

那年8月,SolarCity为拉斯维加斯办公室举行了开张仪式,这里将成为其主要的客服中心,处理全美的销售和管理事宜。州长桑多瓦尔称这个开张仪式对该州而言是一个“分水岭”,并和民主党籍参议员哈里·里德(Harry Reid)一起用一把巨型剪刀为仪式剪彩。里德称:“内华达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将是你们的家。我们将竭尽所能让它成为一个幸福之家。”

在新的净电量结算安排和回扣政策就位之后,SolarCity从2014年5月1日开始接收申请。查利·卡坦尼亚 (Charlie Catania)在那一天打来了电话。和著名主持人里吉斯·菲尔宾(Regis Philbin)一样,卡坦尼亚在上世纪70年代来到拉斯维加斯,他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凯撒皇宫酒店(Caesars Palace)的百家乐赌区工作。他说:“我想成为爱护环境的好管家,但是安装太阳能系统一直太贵。”通过与SolarCity签约,他预计,假以时日,自己最终能够节省费用,因为他的电力费率将锁定20年不变。这将帮助他把未来NV Energy的任何涨价行动的影响降至最低。他说:“我已经71岁了,如果我能活到91岁租约到期的时候,那真是谢天谢 地。”

继卡坦尼亚之后,有成千上万的人和SolarCity、Sunrun及其他太阳能供应商签订了合同。他们当中有退休人员、计算机程序员、酒保,有年轻的、年老的,有民主党、共和党,还有自由党。大部分都居住在南内华达。大体而言,选择了太阳能的房主都很关心环境。但是,其中一些人对于能省下几块钱,顺便对NV Energy还以颜色的想法也并不介意。为了满足需求,林登在该州又增设了更多的运营中心,公司的安装人员在外出工作前会先从这些中心提取太阳能板和其他供应材料。该公司还设立了一个名叫“董事长杯”的奖项——以马斯克命名——来奖励全美范围内安装数量最高的仓库。2015年,该公司设在拉斯维加斯地区的两处业务独霸了整个竞赛,几乎每个月都能得奖。

增长态势很好。但是一个问题出现了:林登和他的员工认为他们的行业即将达到高峰用电需求量 3%的限额。

“我选择了埃隆·马斯克”

巴菲特于1999年进入电力行业。当许多投资者都在竞相追逐硅谷最新的首次公开募股时,他却收购了得梅因的一家很不错的电力公司。修建电厂和维护电网为再投资提供了无穷无尽的机会,而他正好拥有许多现金。而且,作为一家提供必不可少的基本服务的垄断企业,这家地方电力公司绝不会很快败落。他后来说道:“拥有电力公司不会让你发家致富,但是会保持你的财富。”

到了2013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下属的能源部门已经扩大了很多,囊括了为俄勒冈州、华盛顿州、爱达荷州、怀俄明州和犹他州部分地区服务的电力公司。它还向艾奥瓦州的风力发电场和加州及亚利桑那州的巨型太阳能电厂投资了数十亿美元。在SolarCity从内华达州获得“爱心钱”两个月之后,巴菲特出价56亿美元收购了NV Energy。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完成这笔交易后不久,NV Energy就为该公司贡献了大约五分之一的能源收入。

由于电力公司所在的行业受到高度监管,它们和当选的官员保持着很紧密的关系。NV Energy在内华达州的关系网尤其强大。该公司的两名说客——皮特·埃尔瑙特(Pete Ernaut)和格雷格· 费拉罗(Greg Ferraro)是与桑多瓦尔有几十年交情的老朋友。桑多瓦尔告诉《里诺新闻报》(Reno Gazette-Journal),这些说客最初在2010年建议他参加州长竞选。最后他们俩都成为他大获成功的竞选活动的顾问,而且一直在办公室继续游说他。这位州长一直努力避免偏袒徇私,而且有时候还会促成有助于太阳能行业的政策,并否决电力公司想要的法案。就连SolarCity在内华达州的说客罗伯特·利斯特(Robert List)都说,桑多瓦尔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然而,拉斯维加斯公共广播社(PBS)的一档政治事务节目的主持人乔恩·罗尔斯顿(Jon Ralston)称,这位州长很难摆脱“他受到利益游说集团影响”的印象。

当2015年2月内华达州议会会议在卡森城复会时,太阳能行业将重点放在了取消3%的限额上。巴菲特的电力公司则针锋相对。利斯特回忆道:“我们和NV Energy的说客举行了无数次会谈,他们的人蜂拥而入,充斥着整栋州议会大楼。似乎没人能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据Sunrun通过一项公众调取记录的请求获得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2015年3月9日,埃尔瑙特向桑多瓦尔的两位高级顾问发送了一份关于净电量结算的简报文件。文件指出:“净电量结算并不关乎顾客的选择和竞争。”文件继续说道:“安装屋顶太阳能系统的顾客已经获得了补贴,只有把限额提高到10%,正如太阳能行业所希望的那样,净电量结算才会增加。如果真的把限额提高到10%,那么所有电力用户都不得不支付更高的费率。”

一个月之后,林登来见州长。据他回忆,桑多瓦尔一见面就递给他一份打印出来的关于他的维基百科(Wikipedia)页面。有人在这位州长的个人简介中插入了关于NV Energy游说净电量结算政策的信息,并错误地写到,他可能会提高限额,以防止太阳能公司裁员。

林登说:“他真的很难过,好像气得七窍生烟了。他说,‘这就是你们这帮人干的好事。都怪你们。’⋯⋯我是这么说的,‘嘿!等一等,等一等。我到这来是和你讨论这个州的太阳能前景的。这不是我们干的。’”桑多瓦尔的发言人玛丽·圣·马丁(Mari St. Martin)在提到这次会面时说道:“州长并不是要表达沮丧之情。但是他确实提到了屋顶太阳能行业的某些人令人质疑的卑鄙手段,包括在网上发布具有误导性的帖子,让人对州长处理这件事的权威性产生怀疑。”

这场争论持续到了2015年5月。SolarCity和其他太阳能公司需要一个解决方案,但只有州议会可以提高限额,按照计划,这届议会会期将在2016年6月1日结束。在此之后,议员们要等到2017年才能召集常会。NV Energy、SolarCity和其他太阳能公司同意了取消这个限额的议案,但它还要求公用事业委员会研究净电量结算的费率,并消除任何将电费成本不合理地转嫁给其他消费者的举动。它将12月31日设定为最后期限,在此之前,官员们必须审议并批准电力公司愿意接受的新费率。林登说:“我们差不多是在被人拿枪指着脑袋的情况下才不得不支持了这项议案。”

NV Energy在7月晚些时候就其立场向公用事业委员会做了说明,从而开启了一个长达5个月的进程,最后以12月的最终决定告终。工作人员花了几百个小时的时间请求获取数据并对信息进行审议。还举行了为期4天的听证会。林登说,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已经安装了太阳能系统的顾客的费率会被调整。

最终,公用事业委员会决定,对于在屋顶安装太阳能板的所有人都应一视同仁。它还发现,享受净电量结算政策的小型商业用户和居民每年能获得超过1600万美元补贴,而这笔钱来自其他传统电力用户。为了修正这一点,委员们在新年前夕同意调高两项、调低一项费率。举例来说,住在南内华达的一位居民太阳能用户将发现他的月服务费逐年递增,将从目前的12.75美元增加至2020年的38.51美元。与此同时,他的太阳能系统所发电力回售给电网的价格将下降75%左右。其间如果使用传统电网中的电,他缴纳的电费会略微便宜一些。

NV Energy试图通过在其网站上张贴账单范本来解释这种变化。例如,住在(被一厢情愿地命名为)拉斯维加斯幸福大街1234号的一位名叫珍妮·多伊(Jane Doe)的南内华达房主,最终将为她1月的账单支付94.64美元,而按照旧的费率计算则是84.66美元。另外,NV Energy的账单范本只考虑了该委员会批准的第一年的费率变动。林登称,即便在新费率实行前,SolarCity在内华达州的定价只能令其在NV Energy面前有一点点优势。所以他立即就明白他在这个州的生意做不下去 了。

在这项裁定公布一天之后,林登宣布SolarCity将停止在内华达州销售。后来,他表示,该公司将在该州解雇550名员工。Sunrun和其他太阳能公司也纷纷效仿。SolarCity位于拉斯维加斯的客服中心仍然雇用了超过1000名员工,但他们大多是为其他州的客户服务的。

NV Energy负责能源供应的副总裁凯文·杰拉蒂(Kevin Geraghty)称,在整个过程中,他对太阳能行业试图用情绪来影响技术和财务分析的做法感到失望。他补充说,如果你选择了太阳能,你就必须为你使用的电网电力支付公平的费用。他说,屋顶安装了太阳能板的用户在支付电费时还是能省下一大笔。房主对屋顶太阳能系统的投资回收期最终取决于NV Energy费率的波动轨迹。最近,该公司已经设法下调了好几 次。

杰拉蒂指责SolarCity让顾客感到困惑。他说:“这就是他们在内华达州所做的事情。他们每到一处都是这么干的。公用事业委员会做出了一项不为太阳能公司所喜的裁定,这是因为他们没有真正面对事实和数据。他们只是搬出老一套泛泛而谈的屋顶太阳能理论。在事实和信息数据面前,他们输 了。”林登反击道:“NV Energy错了——他们的数据充满漏洞,除了公用事业委员会以外,每个人都认识到了这一点。”

电力之争并非绝无仅有

发生在内华达州的电力之争并非绝无仅有。美国的太阳能行业正在急速发展,部分原因是太阳能板的价格大幅下跌。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提供的数据显示,经通货膨胀调整之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太阳能电池组件的每瓦成本为96美元。工艺流程的改进和产量的大幅提高使这个数字下降了99%,跌至如今的每瓦68美分。从SolarCity这样的公司租用设备的做法更是加快了太阳能系统推广的速度。2015年12月,联邦政府对太阳能实行30%税项优惠的政策被延长了数年,对于这个行业的发展也有帮助。

在短短10年的时间里,太阳能就从一个环保梦想发展为一个实实在在、需要游说的产业,未来几年太阳能行业还将在全美范围内进行这种抗争。据北卡罗来纳州清洁能源技术中心(North Carolina Clean Energy Technology Center)称,美国有超过一半的州已经在2015年第三季度研究或修改了净电量结算政策。太阳能公司每到一个地方,这个行业几乎都能获得民众的支持,常常还有来自名流的帮助。2016年1月24日,一个支持太阳能的团体安排迈克尔·弗兰蒂(Michael Franti)、鲍勃·韦尔(Bob Weir)和萨米·黑格(Sammy Hagar)等音乐人在旧金山举行了一场免费的原声音乐会。

传统电力公司可能无法在人气大赛上获胜,但它们也在开发自己的可再生能源以紧跟不断变化的社会态度并满足各州的强制规定。在北卡罗来纳州,杜克能源(Duke Energy)为太阳能投入了9亿美元。巴菲特的公司在整个2014年向全部业务领域投入了150亿美元,用于开发各种可再生能源。2015年,作为奥巴马政府(Obama Administration)气候承诺的一部分,该公司承诺将把这个投资额提高一倍。其中的很大一部分资金流向了该公司位于艾奥瓦州的电力公司MidAmerican Energy——其30%左右的电力来自风力发电。

巴菲特的公司还通过长期合同购买可再生能源。2015年,NV Energy签约从第一太阳能公司(First Solar)安装在拉斯维加斯郊外的一台巨型太阳能装置购买电力,每兆瓦时的价格为38.70美元。当时,分析师表示,这是有史以来最便宜的价格之一。公用事业委员会援引这样的项目来说明在内华达州继续鼓励净电量结算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最终目标是为了让更多的太阳能发电进入电网,由NV Energy直接采购要便宜得多。

当然,这对那些已经在屋顶安装了太阳能板的内华达州居民来说起不到安慰作用。民众的强烈抗议似乎已经给NV Energy带来了触动。1月25日,该公司表示,它将要求公用事业委员会允许现有的净电量结算顾客在某些情况下继续沿用原先的费率,保持20年不变。该公司总裁保罗·考迪尔(Paul Caudill)在一份声明中称:“一个公平、稳定、可预见的成本环境对我们所有的顾客来说都很重要。”该委员会将很快就此案的这一部分进行重新听证。

即使该电力公司的提议被接受,这对太阳能行业来说恐怕也远远不够。12月的那项决定可以在法庭接受质询——或者直接让选民投票。SolarCity和其他团体正在努力让这个议题进入11月的投票程序。

左右为难的是像戴尔· 科利尔(Dale Collier)这样的人。在听证会结束的那一天,他展示了他位于拉斯维加斯郊区亨德森的家中安装的56块太阳能板。2011年,他为安装这些面板花费了大约4.8万美元。那个时候SolarCity还没有在内华达州开展业务,所以他通过为住房再融资抵押来支付这笔费用。他说,安装太阳能系统使他的NV Energy账单从过去的平均每月330美元下降至80美元左右。有一年,他还获得了NV Energy开出的一张金额为1355美元的支票,因为他家的太阳能面板帮助该公司达到了可再生能源要求。他说:“当时我想,这是我做过的最明智的决定了。现在,它成了我做过的最愚蠢的决定。”

科利尔原本打算退休,不再从事小型货运飞机驾驶员的工作。但现在,在巴菲特的电力公司给他发出的账单问题得到更好解决之前,他不想停止工作。他说:“如果这些账单变得完全失控,我会考虑安装蓄电池。我很愿意彻底离开电网,并让这些电力公司滚远一点。”

撰文:Noah Buhayar 编辑:冯艳彬、齐宇琨 翻译:杨飞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